团子

看文的小天使,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

【先罗杨】长风会有时 1(娱乐圈au)

开始写这个了,大纲在这,可能会稍有改动,但保证HE,看过大纲再看正文

预警:私设、沙雕、人物ooc,拍电影编剧那些都是我胡扯的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往下看






1.

   “奇迹的杨——新片首日票房破亿封顶”

   “诗歌般的画面,固守文艺界的最后一座孤岛——不败魔术师的完美演绎”

   “他还能带给我们多少震撼——起底杨文里背后的故事”

   “卡介伦学长,你念的再多也不会改变我的想法,还是不要再白费口舌了。”

   “文里,你才二十九岁,再拍一部电影就退休这种事也太任性了。”

   “钱只要够花就可以了,与其整天沉浸在铺天盖地的吹捧中看不清自己的真容,我宁愿赚够了退休金随便找个小岛安家,”黑发男人拿开了挡在脸上的书从沙发上坐起身,“只要有红茶和书,再加上一点点白兰地就好。”


   “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先寇布将一沓剧本扔在面前的桌上,身体陷落在沙发靠背里,用手背捋起了自己的额发,“我已经三十二岁了,林兹,我不想再演什么正直热血的警察、为国捐躯的将军、宦海浮沉的正直大臣了,我需要更炙热更矛盾更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否则我永远无法再上一步台阶,最后也不过就是靠着一张脸垂垂老去而已。”

   “这些已经是目前公司能给你找到的最好资源了,华尔特。你也知道现在的时间点尴尬,要想凭借新片角逐明年的金像奖,最慢也得在两个月内决定下一部转型新片档期,至少预留半年的时间拍戏才有可能赶上送评的最后期限。”

  “别本末倒置,林兹,我的最终目标是成功转型,拿奖只是辅助手段而已。”

 “可公司的最终目标是拿奖,如果这些你都不想要,我至多也只能为你在董事会争取点时间,到时候你还没找到中意的剧本,这些也早就名花有主,最终结局也就是高层替你草草决定而已。”经纪人林兹收起了剧本语重心长略带担忧地继续说,“你不要的也多的是人虎视眈眈。华尔特,你的地位已经很稳固了,可别因小失大自毁长城。”

 

   “长城,呵,镜花水月而已。”先寇布松了松领口,给自己倒下了第六杯酒,琥珀色的酒液在昏黄幽暗的灯光下闪着盈盈波光——有着和它热辣呛喉的本质完全迥异的温柔外表——先寇布钟爱这种反差,喝下去的时候就像照着太阳穴来了一枪那么酣畅淋漓。

    “先生,这杯酒是那位先生请您的。”侍者的声音打断了先寇布的自我享受,他有些不悦地往对面的角落看去,意外地发现了罗严塔尔,异瞳青年礼貌地离开了周围与他寒暄的一堆人朝先寇布走来,端起托盘上的酒轻轻放在了他面前,然后坐在了他对面。

   “师兄,真是难得,上次见面还是去年年尾的颁奖礼红毯吧。你的新戏我去看了,还是那么精彩。不过,像是最近还没有你下部戏的消息,是准备休息一段时间吗?”

   先寇布没有直接回答罗严塔尔的问题,只是拿起酒杯象征性地抿了一口,“不用叫我师兄,罗严塔尔,跟我一样直呼其名就行了。谢谢你的酒,不过今天我喝的够多了。”他站起身穿上大衣向外走去,听到了身后的青年充满戏谑的回敬。

   “那么,下次颁奖礼再见了,先寇布。”


   “那么还是由杨老师您亲自操刀改编吗?能跟您第二次合作我实在是太荣幸了。不过您怎么会选择这部小说,您不是一向…”铁灰色头发的青年像是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僭越,一下子噤了声,他抱歉地笑了笑,端起面前的红茶想要掩饰自己多嘴的尴尬。

   “不必感到抱歉啊,亚典波罗,确实是我个人的问题,毕竟文艺片的市场还是太窄了,想要赚够退休金的我也不得不选择一部能够名利双收的电影呢,”杨文里挠了挠脑后的发笑着说,“好在是你的原著呢,真是意外之喜。”

   “诶,说什么退休金?老师难道是要离开编导界吗?”

   “啊,正是有隐退的打算呢,如果这部戏能像预想中那样的话,这大概就是我最后一部电影了。”杨文里看着亚典波罗错愕的脸,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必太过惊讶,是我的个人问题。只是想自由自在一些罢了,毕竟我还是想与更多的美景邂逅啊。”

   “虽然我没有什么资格挽留您,但还是希望您能再考虑一下,毕竟有那么多喜欢您的人,他们一定都不希望您离开。”

   “没有哪一颗星星会永远闪耀,亚典波罗,我有过最明亮的时刻,留在这里,此后也不过就是等着燃尽。我并不想看到那样的自己。”杨文里拿起桌上的书打开留着书签的那一页递给亚典波罗,眯起眼睛笑了笑,“别那么沉重,来谈谈这部戏的授权和改编吧。关于角色的设置,我有点不一样的想法要征得你的同意。”

    时至半夜,铁灰色头发的青年早已在困倦中睡倒在沙发里,杨文里轻轻地给他盖上一条毛毯,揉了揉自己酸涩的眼睛和僵直的肩膀,往早已冷透的红茶里加了半杯量的白兰地,起身坐在了落地窗前的地毯上。冬夜的凌晨显得有些寂寥,稀疏的星子在天空中闪着微光,他想起少年时父亲常指着星图教自己认那些造型各异的星座。他望向北面的天空,猎户座最亮的三颗星在星云的掩衬下熠熠生辉,他饮下了一口红茶白兰地,逸散的茶香被白兰地的醇厚包绕,他裹着毯子在地毯上闭上了眼睛。

    “华尔特,是奇迹的杨,看看这个先行版的剧本,简直是出人意料的精彩!我已经将你的履历和试镜资料送到他的公司了。以你的实力,拿下一个男主角肯定没问题!”

   “一个男主角?”

   “是双男主,要演的出彩肯定比独角戏难上一些,可这也更具话题度和票房号召力啊,更何况那是杨文里的戏,这是最好的机会了,别再犹豫了!”

    先寇布摩挲着那本印着“内部流通”字样的剧本,扉页左下角是杨文里的官方签名,仿佛就像是一块金字招牌在吸引着他的注意。先寇布当然知道杨文里的大名——“文艺界瑰宝”、“商业浸淫下纤尘不染的最后一位大师”、“独具慧眼的发掘者”——无一不在彰显他的地位和识人之能,然而一向专注文艺片的他为何会突然涉足商业片?

   “华尔特,我知道你的顾虑,可是真的别犹豫了,这是他第一部商业片,即使再烂影评人和他那些忠实的拥趸也会买账的,更何况这种情况绝不会出现在爱惜羽毛的杨文里身上。”

    在先寇布还在为此犹豫不决的同时,罗严塔尔已经下定决心要拿下这部新戏的双男主之一,不论剧情上两个角色是否能做到平衡,他深知自己的形象已经固定太久,再无改变必将慢慢沉寂,而一部血脉贲张的男人戏绝对是他目前所能做的最好选择了,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让经纪人将自己的全部资料递交给了试镜会。

   “卡介伦学长,我想要这两个人。”

   “华尔特·冯·先寇布和奥斯卡·冯·罗严塔尔吗?先寇布我倒是可以理解,但罗严塔尔一向是文艺片的宠儿,是不是不太适合?你该不会是看上了他的脸?”

   “诶,学长怎么会认为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呢?总之,拜托了,帮我挡掉那些投资商的关系户和公司硬塞进来充数的家伙们吧,我是一定要这两个人从试镜会脱颖而出的。”

   “这么坚决的请求我是没办法拒绝了,就如你所愿吧。”

    此时的杨文里并不会意识到命运的轨迹已在他不经意的决定中逐渐靠拢,而另两个男人,对此更是一无所觉。

TBC

   

   

    

   

    


评论(30)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