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

看文的小天使,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

【先罗杨】长风会有时 2

预警:私设、沙雕、人物ooc,所有箭头都指向杨,拍电影编剧演戏那些都是我胡扯的。
如果以上都接受,请往下看并捂脸求评论。








2.
“所有人都试同一场戏吗?从没听过这样的试镜会呢,卡介伦先生。”
“是文里的决定,就照他的意思办吧。把试镜的剧本片段发给投递履历资料的演员,通知他们下周二九点到这里试镜。”
“下周二的话,杨老师还没休假回来吧?身为导演兼编剧,他居然不参加试镜会吗?这会不会有点…太过自傲了?”
“天才即使自傲也会被原谅。尤里安,去做你该做的事吧。”
卡介伦凝望着手机中那则来自杨文里的邮件,里面事无巨细地描述了试镜会的所有细节,又特别在结尾重申了对于先寇布和罗严塔尔务必进入终选的执念——学长,是华尔特·冯·先寇布和奥斯卡·冯·罗严塔尔,哪怕事后说我黑幕也好、潜规则也好,请务必要让这两人成为我的男主角。“说起来还是第一次这么任性妄为地拜托我,倒让我有些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卡介伦关闭了手机的滑屏,有些促狭地自言自语。

“杨文里第一部商业片改编自青年小说家达斯提·亚典波罗的新作《灰鸦》,电影沿用原著名,讲述了…嗯,没有具体的描摹?仅仅给出了人物简介和试镜片段。看来文艺片导演都喜欢语焉不详,就连奇迹的杨也不能免俗。”米达麦亚将来自片方的试镜资料放在一边,却发现异瞳友人正端着酒发呆。
罗严塔尔脑海中不断回现着刚刚看到的试镜片段,那其实只是一段独白,一段并未在原著小说中出现的文字,根植在不同演员对角色的理解上。这大概正是杨文里的高明之处吧,他摒弃了剧情对角色心理的指向性导引而让一切回归表演的本质。这是个真正的挑战,罗严塔尔开始觉得自己不该仅仅把这部电影当作转型的垫脚石了。

“我无法生活,只是活着罢了。”
“既非纯碎的白,也不是彻底的黑。”
“是好人还是坏人?我不知道。”
“我不渴望别人的救赎,我惟有自救。”
“向死而生,在血腥味和杀戮尚未将我掩埋之前,姑且试试这条逆行的路能走多远。”
“我不会再问黎明还有多远,开启明天的钥匙我将自己握在手里。”

“仅仅一段独白也能称为试镜?!文艺片导演的通病,杨文里还真是故作清高的典范,在商业片里还要做足说教的姿态实在太过可笑了。”
“这么看不上还来参加试镜,这个档期不正好是你参与的综艺真人秀第二季开拍的时间段吗?”
“我能有什么办法?公司非要安排我来,说什么即使是配角也好,总之一定要在杨文里的新片里获得一席之地。”
“嘿,特留尼西特先生准备为你的角色给出多少投资,霍克?”
“别把话说得那么露骨,我可是凭实力,哈哈哈。”
鼓噪的话语随着来人的渐行渐远消弭无声,直到连脚步声都听不见,先寇布才从转角的阴影里走出来。走廊的灯光从正上方投向褐发男人,让他高大的身影宛如壁画上的古老神祇。“阴沟里的老鼠,一群杂碎。呵,如果这样的人也能中选,那盛名之下的杨文里也堕落了。”

事实证明先寇布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那位“一定要在杨文里的新片中获得一席之地”的霍克在第一轮就因他过度颜艺的表演被素有“毒舌导师”之称的亚历克斯·卡介伦以“你以为你是在演舞台剧吗,恐怕就连舞台剧观众也不会接受你这张令人作呕的丑脸”直接驱逐出局了。
先寇布和罗严塔尔对在终选遇见对方这一事实并不觉得意外,不过当他们从场务那里得知最后是抽签双人表演时,还是感到了一丝惊讶。但当别的入选者对此表示疑义时,两人却不约而同选择了沉默。
整场试镜会都在幕帘后发声的评审团在终选总算露出了真容,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杨文里并未位列其中。还未等众人从导演兼编剧未亲自出席选角现场这一事实中反应过来,卡介伦就出示了一段杨文里的手机录音回答刚才那个入选者的疑问。
“能听到这段录音的各位想必已顺利进入终选,在此仅简单解释终选的表演形式。看过原著的各位应该发现小说本身并非是双男主设定,这个改动是我在与作者的研讨中决定的,这世界本身就没有什么非黑即白的存在,设定的角色最初走在别人为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而湮灭了自我意志,而我要让他们打破这层枷锁,由此而生的这段独白同属于两个男主角,我需要你们在我眼里的分镜中共同演绎它。预祝各位好运!”
“如无疑问,我们将抽签决定分组,每组10分钟准备时间。”卡介伦关闭了录音,拍了拍手边的抽签盒。正如他所说,天才的自傲也值得被原谅,接下来的流程进行得极为顺利,连杨文里并未在场这唯一的不和谐也被大家刻意地忽略了。
终选决定自然不可能当场公布,卡介伦发表了一通该说的场面话后就径自离开了,他都有些迫不及待想知道杨文里看到自己“男主角”表现时的样子了。
先寇布和罗严塔尔在电梯前还是遇见了,他们隔着两三个人微微颔首,各自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势在必得的决心和还未出戏残留下的一点点沉溺——有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也不错——这大概就是两个男人未出口的话语。

“学长,看他们两个的眼神多棒,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这就是我要找的男主角。”
杨文里聚精会神地看着投影屏上的试镜片段,一边还不忘向卡介伦表达他的欣喜,创作的躁郁在这一刻完全得到了抒解,他的眼角眉梢充满了笑意,让坐在一旁的卡介伦都觉得太过眉飞色舞了一些。
“这么值得高兴吗?你是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大笔的退休金吧。”卡介伦拿起了杨文里随手放在茶壶边的填色稿揶揄道,“这是什么?你的一点小兴趣吗,文里,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画这么好了。这是…罗严塔尔和先寇布?”
“没错,是角色设计图,想要自己试试看用什么样的妆容、发型和服装搭配才能做出我心里的感觉。”
“你简直就像遇见了卡蜜儿的罗丹,他们就是你的缪斯男神。”
“学长这么说也不为过,作为我的最后一部作品,我当然希望能有个完美的结局。而他们就是我的明星,让我的创作充满惊喜。我迫不及待想与他们见面了。”
“或者在封闭训练前先见一面?”
“还是不了,等训练结束后的先期宣发吧,我要让剧本更完善才能匹配这两个人,学长,我将和他们一起缔造传奇,我发誓。”
“在缔造传奇前可别先饿死了,试镜会结果一公布我就让尤里安回来照顾你,看看你冰箱里那些速食品多让人没胃口。”
卡介伦低着头整理着乱作一堆的绘画手稿,边等着杨文里的回话,然而直到他收拾好都没能听见男人的声音,他抬起头,发现杨文里已经在投影屏的背光下睡着了,他像一只倦极了的猫,把自己整个儿窝进了沙发里。卡介伦摇着头抿唇笑了笑,拿起散在地毯上的被子给杨文里盖上,轻轻关上了投影屏。
TBC

———
卡蜜儿·克洛岱尔 罗丹的缪斯和情人,天才女雕塑家。她的译名很多种写法,最喜欢带“蜜”的这一个,算是我的一个恶趣味吧,不喜勿怪

评论(1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