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

看文的小天使,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

【先罗杨】长风会有时 12

预警:太多了实在不想写了,总之看到不喜欢的就请关闭重获清净。
好的,我食言了,并没有断更😂,随缘随缘,不能管挖不管埋。本章老先依然是出现在想象中的男人,不好意思打 tag。把缪拉小可爱拉出来做一下助攻。我说过,你们看出来的箭头指向都是杨咩咩。
以上都接受就请往下看。





12.
杨文里并没有一夜无梦,却难得没有在中途醒来。如果不是苏醒时发现手下的触感并非柔软的被褥,他可能还会赖一会儿床。昨晚的记忆断在那个无礼的骚扰者出现之后,杨文里揉了揉闷胀的太阳穴,用手撑起了身子,发丝被崩断带来的细微疼痛让他从晨起的昏聩中逐渐清醒过来,他顺着那枚缠绕着自己断发的扣子抬眼,看见了罗严塔尔微眯的异色双瞳。杨文里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几乎都窝在男人的怀里,手下温热坚实的触感正来自于他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胸膛。鉴于自己和罗严塔尔身上除了皱褶以外尚算整齐的衣服,杨文里确信昨晚两人并未酒后乱/xing,他有些手忙脚乱地从男人身上滑下来跪坐在床上,用手揉了揉稍有些酸胀的颈。
“这次没能逃走呢,杨文里。”
“逃走?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奥斯卡。”
“那晚的事情,我还没有忘记。”
“恕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抱歉给你添了麻烦,被我靠了一夜想必也没怎么休息好,今天的外景追车场面我会让技术指导做替身代你完成。”
杨文里压根没准备和罗严塔尔在这个旧事重提的问题上多做纠缠,对于那个本就是阴差阳错的机缘巧合,他可无意再续前缘。如果不是自己一早就认定先寇布和罗严塔尔作为新戏男主角,他大概自那以后就会斩断所有可能的因缘际会,与这两人再无交集。杨文里从床上撑起身子准备立刻离开,却在低血糖和宿醉引起的四肢无力中软倒下去,被身后的罗严塔尔看准时机搂住腰带回了怀里。
“不过几杯白兰地就让你这样了,我还真是无法想象那天你是怎么从我和先寇布身边离开的。”罗严塔尔扳过杨文里的身体将他压在了身下,用手指摩挲着男人左眼角下的小块皮肤,发现揉搓带出的红痕中断在他记忆中那颗泪痣的位置。“人工纳米皮肤吗?我早该想到的。”
“请放开我,罗严塔尔。”
“哦?现在不叫我奥斯卡了吗?”
“如果你立刻放开我的话,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难道这不是你一直以来都在做的事吗,杨文里?把那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就像我们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罗严塔尔,我不需要你负责,也无意再续前缘,所以我不认为我的态度有什么问题,反而是你,应该在签合同时就已经明确知道在我这里不能传出任何让剧组产生动荡的绯闻,这里不是你狩猎的场所,如果觉得需要纾解,可以随时召唤你那些【不请自来】的情人。而对于不想和你纠缠的我,此刻放手才是最好的选择。”
“若是现在提出想要认真交往的请求,你还会这么无动于衷吗?”
“要说在你身上有什么堪称认真的存在,恐怕也只有演技了吧。”
“你一向这么处理一夜/qing的对象吗,杨文里?”
“我并不认为那是一夜/qing,虽然算不上qiang/jian,但也和两情相悦沾不上关系。”
虽然说着近乎残酷的拒绝,罗严塔尔却未从杨文里的眼睛里看出一丝动摇,他简直要被这理直气壮堂而皇之的态度气得发笑了——他何曾在床榻间讨好过任何人,偏偏唯一渴求的这个对自己不屑一顾——甚至把那个在他心里堪称完美的夜晚形容得与野兽交媾无异,虽然趁人之危的确称不上光彩。
“罗严塔尔,我衷心希望这一切只是你的一个不那么好笑的玩笑。现在,请放开我。”
杨文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罗严塔尔,直到异瞳男人在自己的坚持中败下阵来,不得不放开他。杨文里挪到床沿,为了避免骤然起身引起的体位性低血压,他只能放慢了自己的动作,一点点地站立起来。在最初的黑懞过去后,他穿上了床下的拖鞋往门口走去。
“杨文里,那是我的鞋。”罗严塔尔戏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另外,你还欠我一只袜子和一条裤子。”那日的狼狈仓皇因为男人的刻意提醒涌入脑海,杨文里想都没想就甩脱了那双鞋,赤着脚走到了门边,然而地毯消弭了来自身后的脚步声,他的手才刚刚搭上门把就被站在身后的罗严塔尔握住了手腕,男人炙热的吐息暧昧地滑过鬓边来到耳畔,“看来你偏爱留下水晶鞋等待王子去寻找,我的公主殿下。真的不用骑士护送你回房吗?我怕寒冷割痛了你的玉足,进而忘却我胸膛的温暖。”一个轻浅不带情欲的吻印在了杨文里的耳垂,“毕竟昨晚还是美好的,对吗,杨文里?”
罗严塔尔运用着被校音师评价为完全不需要修饰就能调动人心的华丽声线熟练地说着缱绻情话,却仍未能从杨文里那里得到些许动容。黑发男人只是淡定地移开了他的手打开了门,扶着门沿轻飘飘地说了一句等你的账单,然后就裸足迈着轻巧的步子消失在了走廊的转角。罗严塔尔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被杨文里当成了出街的牛/郎,哪怕刻意揭穿了那晚的真相也没能让他多看自己一眼,虽然不论否认还是威胁男人都做得有够幼稚,却偏偏理直气壮得让人难以反驳。总归是自己棋差一招了,尽管软硬兼施也没能让情路寸进半分。他动了动因为一夜固定姿势而倍感僵硬的肩背,终于深刻体会到了“吃力不讨好”是何种感受。

身为专业演员的素养让罗严塔尔忍着僵硬的身体完成了外景追车戏,为了不打破自己从不用替身的惯例,他连最后的爆破场面也是亲身上阵完成。近乎完美的表现不仅没有浪费时间和布景,也让特效组组长纳特哈尔·缪拉对他这个文艺片出身的演员刮目相看。可惜的是,今天的罗严塔尔觉得这种“刮目相看”格外让他不适,尤其是当他站在摄影机旁和杨文里一起回看拍摄片段而砂发青年在旁边不停说话的时候,即便是那些夸赞自己的话都变得格外呱噪起来。
“文里导演,罗严塔尔先生真的是很棒了呀,完全看不出是第一次拍这样激烈的动作场面呢,一开始我还有些担心,现在顾虑完全消除了。不过最终效果也是仰仗您的指点才能达到这种效果。凭我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样既节省炸药又能达到最佳爆破效果的布景方法。我真的十分荣幸能参与您的这部电影。”
“缪拉,你不必使用敬语,也不要太自谦。我看过你参与的好几部电影,爆破场面都做得极为精准,即使没有卡介伦学长的引荐,我也准备亲自发函邀请你。你缺少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机会,而我缺少一个值得信赖的特效师,这其中本来就不存在谁仰仗谁。若是认真追究的话,明明是我和罗严塔尔更加依赖你啊。”
所以“吃力不讨好”之后就是“替别人做嫁衣裳”?对自己的称呼之前明明都是奥斯卡,从早上以后就变成了罗严塔尔?眼见着杨文里的满眼激励和信任,罗严塔尔满心愤懑,恨不得这个名为缪拉的青年能立刻失声,好让他能在杨文里对自己和他人冰火两重天的态度中缓上一口气。
可惜罗严塔尔的好运气大概全用在了与杨文里相遇一事上,除了男人从谦和变成冷淡疏离的态度之外,他当天下午就得知先寇布将在下周提前进组。相较于杨文里梦呓中的那个姓名,这个和自己有着共同目标的男人显然更能引起罗严塔尔的注意。要说第六感这种事,有时候男人恐怕比女人还要更敏锐一些。从宣发会上先寇布对杨文里的态度来看,他对杨文里存的心思恐怕与自己不谋而合。只不过花名在外的两人难得的审美情趣重叠对象竟然是杨文里这样油盐不进的男人,这可不得不说是踢到铁板了。不过至少自己与杨文里之间那层窗户纸已经捅破,而先寇布却仍在男人设置的“泪痣隐藏”壁障外不得其门而入。想到那位“行走的伤风败俗”会面临比自己更加窘迫的处境,罗严塔尔难得的在郁闷中感到了一丝畅快。可惜,这种畅快在罗严塔尔看着面前因为杨文里的夸奖而手足无措满面通红的砂发青年时立刻荡然无存。他深深觉得如果男人没有在不自知中无时无刻地散发着迷人气息而引人入胜的话,那就不能更好了——他由衷期望“魔术师杨”别再多一位裙下之臣了。
TBC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