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

看文的小天使,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

【杨中心】请在午夜前带我回家 1

预警:随便写出来的架空吸血鬼paro,私设众多完全不按章法来,人物极度ooc,连cp我都没想好所以只打角色名。话说看着tag慢慢冷下去心里还是挺不好受的,虽然我写的很一般也努力产产粮吧。大家三次元肯定都很忙,希望各位大佬有空还是能为爱发发电,给我等冷圈驻民产产粮。跪谢.jpg。
如果以上都接受,就请往下看,看到不喜欢的请随时点关闭重获清净,谢谢!



罗严塔尔捡到一个美味的小东西。至于为什么普通人类会这么没防备地出现在吸血鬼酒吧里,这种问题可不在他的考量范围内。他很久没遇到“合口”的对象了,这个黑发男人散发的味道让他感觉獠牙蠢动、血液沸腾,只想尽快把他拆吃入腹。
被秘银打造的锁链扣住咽喉的时候,罗严塔尔在皮肉焦灼的刺痛感里愣住了,锁链的一端正牵在怀中男人的手上,他哪还有一丝刚才的娇软醉态,黑色的眼睛里分明都是凌厉坚毅的光。
“已死者就该尘归尘、土归土。”猩红的血液从罗严塔尔皮肉烧焦的地方沿着锁链的轨迹染红了黑发男人骨节纤细的手指,在他唇齿间吟唱的古老咒语下化作红色齑粉。“亡者,安息吧!”白榉木制成的木锥抵着罗严塔尔的胸膛一寸寸埋入皮肉,却在即将刺穿心脏时戛然而止。
罗严塔尔尖细如利刃的指甲划开了黑发男人右侧的颈动脉,喷薄而出的血液像热烈浓稠的杜松子酒,温暖了他冰冷的躯体,他慢慢将黑发男人紧紧地拥进自己怀里,那柄木锥随着两人亲密无间的距离深深扎进了他的胸膛。罗严塔尔并未在其上镌刻的符咒中灰飞烟灭,他在男人不可置信又回天乏力的眼神中伸出獠牙咬噬上那道皮肉翻卷的血线,饱含生命力的滚烫腥咸的血液涌入他的口中,醇厚得如同情人间耳鬓厮磨的呢喃。罗严塔尔听到黑发男人压抑的闷哼,感受到血液流失带给怀中这具躯体的急速失温和脱力,他慢慢变得像羽毛一样轻盈,四肢都失去了抵抗的能力而柔软得贴服着自己,他就快死了——死在血液流逝的寒冷里,死在不自量力的愚蠢里,死在自己赐予的永恒安眠里。罗严塔尔收起了獠牙,捋起男人垂下的额发看着他瞳孔散大的眼睛,浓重的黑像是蕴藏了死寂的星尘,却在神智丧失的边缘残留了一点儿令人眷恋的火光。罗严塔尔很少会觉得这些自私低劣的物种有什么值得迷恋的地方,此刻却难得地起了兴致——有什么能比让信仰光明之人永堕黑暗污秽来得更有趣呢。罗严塔尔利落地拔出刺入心脏的木锥,掰开黑发男人紧抿的唇瓣,将金色的血液滴入他的口中。罗严塔尔轻轻舔舐着那道已经泛白的伤口,看着被划开的皮肉慢慢愈合得光洁如初,他亲了亲黑发男人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满意的浅笑。
“期待你来终结我的寂寞,my beauty。”

“丢失圣器是重罪,更别提杨文里身为祭司,居然因为擅自行动缺席重要的教廷会议。”巴尔·冯·奥贝斯坦放下了杨文里递交的行动报告,试图忽略那语焉不详的寥寥数语带给他的不悦情绪。“如果轻易饶恕他,会动摇您的地位和权威。尤里安猊下,即使他是您的养父……”
“够了,奥贝斯坦,你该庆幸他毫发无损地回来了。”金纱覆面的白袍少年语带威慑地截断了奥贝斯坦未尽的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下里那些小动作,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别再插手杨文里的任何事,你既然知道他和我的关系,就该明白自己的手不该伸得那么长!”
“猊下,如果这是您希望的,我将谨遵您的吩咐。”奥贝斯坦微弯下腰低垂着头,掩藏因为情绪波动而产生故障的义眼所散发的红芒,他保持着这个姿势缓缓后退,一直到靠近门边才转过了身推开门走出去。
“你该知道我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好自为之,奥贝斯坦。”
从厚重木门尚未关紧的缝隙中传出少年最后的警告声,奥贝斯坦关门的手停顿了一下,抬起头望向高位的少年,金纱掩盖了他的面容和表情,却挡不住语气中的霜雪。奥贝斯坦轻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再一次触碰了少年的逆鳞——可惜这是没办法的事,他知道这不会是尤里安猊下最后一次为杨文里破例,他不能继续放任那个男人成为猊下唯一的弱点,即便事后抵偿上自己的性命也好,他必须铲除这个隐患——机会总会来的,他不能急于一时。

“您醒了,父亲。”尤里安揭下自己的面纱,走到床边半扶起杨文里。“费列特利加说您今天又没怎么吃东西,是还有哪里不适吗?”
杨文里没有立刻回答尤里安,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隔着睡袍衣料与尤里安的双手相贴的皮肤产生了灼烈的疼痛,他知道这是蜕变的最后阶段了——对纯净的光明之力逐渐产生互斥——只要再过上一两天,这种疼痛将不再隶属于他自己,而是会化成诅咒的怨力侵染尤里安。他的身体已经被黑暗蚀满,杨文里明白自己不能再留在尤里安身边了。他不动声色地思考着对策,轻轻挪动着身体离开了尤里安的手。
“只是头晕不太想吃而已,不用太担心。”杨文里转过脸对着尤里安笑了一下,捏紧了拳头。“尤里安,奥贝斯坦去见你了吗,我的惩罚是否已经定下?”
亚麻色头发的少年皱了皱眉,露出了几分嫌恶的表情,然后嘟着嘴扑进了杨文里的怀里环住了他的腰,“请别提那个令人扫兴的人了,您何罪之有呢?惩罚更是不存在的东西。只是,下次请别一个人独自行动了,我会害怕。”他蹭了蹭杨文里的胸口,抬起脸来孺慕地看着男人。“请永远陪着我好吗,父亲?”
少年全心依赖的样子让杨文里心软得一塌糊涂,连亲密接触所带来的剧痛都在这份毫无保留的情谊里减淡了几分,他看着尤里安眼底的青黑,轻轻抚了抚他的发顶。他很想就这么陪着尤里安,可他知道这孩子已经背负了太多沉重的东西,如果再因为自己骤变的身份而承受更大的压力,自己于心何忍呢?杨文里没有回答尤里安的问话,只是轻轻抚摸着他绷紧的肩膀和背脊,直到少年在他节律轻柔的抚触中放松下来,发出绵长清浅的呼吸。他轻轻挪开了少年紧拥着自己腰线的手臂,在他一侧的脸颊上印下一个清浅的吻。“尤里安,请原谅我。你会找到属于你的那颗星,但那注定不会是我。”
杨文里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他必须在完全转化前离开教廷才能确保不会给尤里安带来任何麻烦。他简单地收拾了行装就趁着夜色隐入了黑暗里,静谧和浓黑隐藏了他的身影,身体蜕变带来的敏锐五感和敏捷速度成为了他遁逃时最好的武器。就这么离开吧,走得远远的,找到那个让自己变成这副模样的始祖吸血鬼与他同归于尽,杨文里在疾奔中这么想着,把叹息散在肃杀的风里。
TBC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