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

看文的小天使,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

【罗杨】情缠(一个小段子)

没什么逻辑的一个突发脑洞段子。

———————————————




奥斯卡·冯·罗严塔尔第一次察觉到自己异于常人正是在母亲意图掐死自己的时刻。他看见丝丝缕缕的黑线如同蜘蛛的节肢从母亲的身后延伸出来,它们饱含着浓稠滞涩的杀意,像一柄柄冰冷的利刃,从自己的每一个毛孔渗进身体里。罗严塔尔觉得很冷,但他知道这种寒入骨髓的感觉并不是来自于母亲扼住自己喉口几近截断呼吸的双手,它从那些诡谲的黑线里生出,却杂糅着血脉至亲最纯粹的恶念,其中吵杂地叫嚣着“杀了他”的尖利嚎叫让他的双耳又烫又疼。罗严塔尔难以挣脱,却最终因父亲的及时出现而逃出生天。
从那一天开始,罗严塔尔眼里的世界开始变得不一样。在他看来,仿似周围的所有人都变成了裹挟着浓重雾气的一团轮廓,除了从那些或大或小的轮廓中延伸出来的代表着不同含义的颜色各异的线条之外,他再不费心去看周围人形形色色的面容和身影。
罗严塔尔知道恶念往往是黑色或深灰色的,只要稍微接近一点就能感觉到皮肤上传来的粘腻湿凉,像是蛇信一寸寸舔舐过身体。而大多时候只会遇见普通的黄色,无惊无险,无悲无喜,这一秒相见,下一刻就分离。有时混杂着静水流深不欲深交的冰蓝色,谄媚到近乎恶意的深紫色,或者爱慕的浓粉。时间的流逝让罗严塔尔对这些一眼就能明了的情绪失去了探究的兴趣,他从那些性好颜色的女人中找些尚算合胃口的床/伴,挑挑拣拣用完就丢,却又对这种渔色人生的活动感到无聊。酒意微醺的午夜他常常想,母亲的诅咒也许将伴随他此生,他会一生不为人所爱,毕竟他一次也没见过象征着爱情的宛如鲜血的红。
当杨文里第一次出现在罗严塔尔面前时,他仿佛看到一束光穿透乌云盖顶的海面照进了自己乌黑泥泞的心。男人柔软的发像一匹油亮的黑色丝绸,而那双蒙着水汽的黑眼睛里藏着一整片璀璨光辉的星空,嫣红的唇像是露水亲吻着的红玫瑰。焦灼的爱意和占有欲从理智被撕破的裂口中一点点占满了罗严塔尔的心,他从人群的缝隙中假作漫不经心地用目光追随着男人,近乎贪婪地描摹着他纤秾合度的身体曲线,感觉到血液汩汩沸腾的喘息。
罗严塔尔分开人群向黑发男人走去,每一步都像是踏在自己颤动鸣叫的心尖上。他从那些颜色驳杂的线条中穿过去,将手中的酒杯递给男人。他望着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映出自己的身影,看见一根鲜红的细线从自己的胸膛迫不及待地延伸出去,缠绵地裹住了男人的无名指,最终,蜿蜒成指环的轮廓情定一生。
END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