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

看文的小天使,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

【先罗杨】长风会有时 13-14

预警:之前那些太多我就不说了,总之看到不喜的就点关闭重获清净。本章有作死女配刷存在感,老杨受伤但是不会死,不喜勿看。
在洒狗血的路上一去不返了,自我检讨ing。
以上都接受请往下看



13-14
“文里,尤里安今天跟我说,你前天晚上夜不归宿。”
“只是我喝醉了没听到尤里安的敲门声。”
“你可一点都不会撒谎,总该听我说完再反驳吧。”卡介伦用发胶帮杨文里固定好鬓边的几根乱发,微笑着看着男人的眼睛,“尤里安看见你第二天一早光着脚从罗严塔尔的房间走出来。还有你错用了我的账号新订购了一块人工纳米皮肤,快递员今早才用它打扰了我的安眠。”他用手指轻轻在杨文里的左眼角下蹭了蹭,不意外地触到了黏腻的遮瑕膏。“所以他认出你了吗,文里?”
“我感觉学长是在明知故问。现在的情况难道不是你早就预想到的吗?”
“不,凭你的迟钝我以为还要再等上两三个月才能察觉到呢。”
“所以说学长根本就没打算遵守和我的约定,让我和那两个人相安无事吗?”
“我只不过想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教训,至少该让他们为自己的私德败坏付出些代价。”
“可这让我很困扰。学长,你知道我本来仅仅准备维系导演和演员之间的单纯联系。”
“我可不认为先寇布和罗严塔尔有扰乱你的本事,毕竟你当初信誓旦旦地跟我说要当作那晚什么都没发生。”
“我和那两个人不存在情感上的纠缠,短暂的肉/体关系本来就可以当成什么都没发生。我不明白学长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然而杨文里没等到卡介伦的回答,高大的男人背对他走到窗边点燃了一根薄荷烟,他看着那点火光明明灭灭,化作一团团清冽甘甜的烟。淡淡的烟雾让卡介伦的面容有些模糊,杨文里连他的表情都看不太清,男人的声音也在这份无形的距离感里变得有些薄凉。
“文里,你什么时候才能对自己更看重一些呢?我真不知道你想要用沉湎过去惩罚自己到什么时候?你真的以为拉普需要你用这种方式向他赎罪吗?!”
沉默许久后响起的关门声让卡介伦的话最终变成了一个没有答案的疑问句,它像是没意义地飘散在了空气里,又像是突然织就了横亘在自己与杨文里之间的参天壁垒。卡介伦长舒了一口气,像是用这些话把整整八年郁结于胸的窒闷都发泄了出来。人力改变不了的事实已经隶属命运的范畴,对一切注定和已发生的事心怀再多歉疚也只是枉然,他不愿意再看到杨文里怀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独自行在自以为正确的道路上,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揭开这层陈年的旧伤疤,就由自己开始吧。

可惜命运偏爱亏欠自省之人。
先寇布进组的第一场戏就是和罗严塔尔的对手戏,拍摄地点设在露台的无边泳池旁。杨文里为了保证现场收音的效果,除了摄影师和动作特效组的必要工作人员之外特意做了清场。在杨文里反复确认演员站位和走位后发现,由于露台的设计特点,那些为了避免突发粉丝冲场而设置的安保人员会在追逐戏中意外入镜,这些对于一场特意设计的一镜到底场景可说是必须避免的问题了。两相权衡下,杨文里最终决定撤除安保人员,他反复确认了跟拍机的路线和远景机的角度,将自己和动作特效组工作人员的位置分别隐藏在了既方便观察又绝不会入镜的两个死角。
没有任何人会想到杨文里的这些安排差点将他自己送上了绝路。最初枪声响起的时候,现场的所有人都以为是特效组误判时间而提前放出的枪击音。直到巨大的落水声传来,他们才发现杨文里所站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艳红的血液顺着他本该站立的位置一直延伸到半米以外的泳池边。
怔愣可能仅仅持续了几秒钟。那个正举着手枪对着杨文里坠落的水面疯狂射击的金发女人就被同时冲出去的缪拉和罗严塔尔制服了,而受伤的杨文里很快被先寇布从泳池里捞了出来。黑发男人意识全无,气息微弱,汩汩的鲜血从他中弹的左胸和右小腿不断涌出,在等待救护车到来的间隙,先寇布发现出血量并没有因为他的处理而减少,那些液体很快就将他用来压迫伤口的衣物浸透了。
“哈哈哈哈哈哈!没用的,子弹上全是新型的抗凝血剂,杨文里死定了,上天这回再也不能眷顾他了!哈哈哈哈哈!杨文里,你毁了我,我要你为我的一生陪葬!”
被压制的金发女人粗喘着宣告恶毒的诅咒——是爱尔芙利德——此刻的她宛如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尽管憔悴的面容还依稀看得出往日的娇艳,但眼里的恶意和邪念却完全摧毁了曾经的纯真。直到被接到报案迅速赶来的警察扭送离场,爱尔芙利德也未有半刻停止过对杨文里的诋毁和叫嚣,她眼里闪着疯狂的火光,仿佛正为自己预想中的结局而深深陶醉。
在抗凝血剂的作用下,杨文里很快开始内出血,他口鼻中冒出的血液很快就因为不能吞咽而堵塞了鼻腔和喉管,好在先寇布曾经学习过的急救知识派上了用场,如果不是他及时侧放了杨文里的头部清除了口鼻的血块,恐怕在救护直升机到来前,男人就要因为窒息而死去。
更大的考验在杨文里好不容易登上救护直升机后马上到来。大量失血导致的休克引起了顽固的低血压,而击穿他左胸的子弹同时挫伤了心包,导致的压塞甚至让心脏差点停跳,在急救员解除心包填塞后只能靠进一步注射肾上腺素勉力维持男人的心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嵌进右小腿伤口的子弹位置较浅,急救员很快用止血钳将它夹了出来掐断了抗凝血剂的源头,药物效用也被休克引起的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稍稍抵制。只是祸福相倚,他的失血量恐怕早已超过全身血量的20%,尽管在开辟静脉通道后很快就为他输注了维持血浆渗透压的液体,也唯有尽快赶赴医院进行手术和输血才有可能将半只脚踏入鬼门关的他拉回来。
先寇布和罗严塔尔是剧组唯二登上救护直升机的人,除了想跟上来却因为超载不能如愿的缪拉以外,连闻讯赶来的卡介伦都没有抢过他们两个。两个男人的理智早在杨文里的生死不知中尽数崩塌,完全被情感支配的身躯只有凭紧紧守在他身边才能勉强维持表面的平静——光是回想那么鲜活的人在自己面前变得惨淡苍白就是一种凌迟,如果真的在此刻失去他,世界将变成什么样的苍白晦暗?先寇布和罗严塔尔半跪在急救床尾不约而同地捏住了杨文里的一片衣料,仿佛这样就能拖慢男人一步步迈向死亡的脚步,他们的心随着监护仪上的数字和发出的警报声跌宕起伏,在煎熬和苦痛中熬过了最艰难的五分钟。

海尼森国立医科大附属医院的急救手术室此刻严阵以待,杨文里个人ID信息显示的血型在快速复检中得到确认——B型Rh阴性。他的出血量超过全身血液的40%,唯有在输血支持下才能开展进一步手术,而医院输血科此类血液的库存量已不足。
“呼叫调配部,请通知输血科立即将本院B型Rh阴性血液全部库存送至急救6号手术室,同时紧急向中心血站申请1400ml同型血液,急救等级A+,重复一遍,急救等级A+!”
“调配部收到,已联系输血科,医院库存1分钟内送到,中心血站反馈同型血液库存仅200ml!”
万千个嘈杂的声音中只有这个引起了先寇布和罗严塔尔的注意——急救6号手术室是杨文里所在之处,这其中可辨认的消息说明,他无法在抢救中获得足够的血液——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巧合的话,那么现在这个巧合是最大的不幸,也是最大的幸运。因为先寇布和罗严塔尔恰恰都是B型Rh阴性血。
即便各种代血浆制品在这个时代早已不是什么稀罕品,也确实在多种治疗中部分取代了真正的血液制品,然而在面临大量失血的急救患者时,真正的血液仍然是首选之重。普通人一次的最高献血量是400ml,不论身体多么健壮都不建议超过这个上限。然而今天,在急迫的抢救需要前提下,海尼森国立医科大附属医院输血科面对着两个男人仿佛要舍弃一切的请求时,也唯有答允一途可走。
急救6号手术室终于在所有库存告罄的下一刻等来了所需的剩余血量,经过了将近5个小时的急救,杨文里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只要能在重症监护室平稳度过麻醉期,在预期的时间内醒来,就可以基本确定他的大脑功能并未受到影响。

卡介伦被蜂拥至剧组驻地的媒体阻挠,等他好不容易应付完一切赶到医院时,正好是先寇布和罗严塔尔抽完血昏昏沉沉躺在休息室里的时候。他从未有任何一刻像此时一样后悔没有斩草除根,爱尔芙利德的疯狂超越了他的想象,这一切的脱轨完全是他造成的。他的心在恐惧中挣扎,害怕自己将要面对杨文里冷冰冰的尸体,害怕以后再也听不到男人总是漫不经心却又满含孺慕的那句“学长”。“拉普,如果文里迈过生死门你可务必要把他推回来啊。”卡介伦靠在急救室外的柱子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不敢去想前路到底会是什么样。

杨文里中第一枪时候觉得又痛又不可置信,落水后很冷,他很快就呛水了,爱尔芙利德接下来的几枪都擦过自己射向了水底,直到穿胸而过的那一枪之前,他还以为能靠自己游上去。该说那一枪之后是什么感受呢?像是水压骤然增大,身体里的血像墨汁浸染纸张一样给自己的视线和周围的池水上了色,在意识完全丧失前他知道自己被搂进了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可惜还没等那个人带自己浮出水面,他就完全陷入了昏迷。
杨文里知道自己可能会死,在生死交际中,他像是短暂地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飘荡到了一片静谧清澈弥散着雾气的湖水旁。鎏金色的阳光透过榕树茂密的枝叶投射到湖面上,像是给湖水笼了一层面纱,五彩斑斓的蝴蝶栖息在睡莲的花芯上缓缓扇动着翅膀,硕大的墨绿色叶片下有银色的游鱼浅戏,微醺的热风吹开了他额前的发,吹开了那层朦胧的雾气,也让那群蝶张开了翅膀飞向远处。杨文里被这绝美的景致所吸引,向前迈开了脚步,沁凉的湖水向丝绸一般缠绕住他,久违的心安和平静让他慢慢沉溺。
“文里,不可以再往前走了,你要回去了,还有人在等你。”一个遥远而又熟悉的声音在杨文里背后响起,他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到了拉普带着浅笑的面容——那人还是21岁的样子,穿着自己送的那件大衣,脸上有着暖融融的笑意。
“拉普?”
“文里,回去吧,这里是往生之所,你不该来这儿。”
“你会跟我一起回去吗,拉普?”
“你还有很多日子要过,而我的时间早已经停止了。”金发男人宠溺地抚摸着杨文里的面颊,“这次,要好好和我道别啊,文里。”
浓重的雾气伴随着这句话遮蔽了拉普,杨文里伸向虚空的手伴随着“对不起”和“再见”形成了一个不知道是道别还是挽留的姿态。在监护仪的滴滴声中,杨文里眼里映出医院特有的白色吊顶,他在疼痛和眩晕中体味到“自己还好端端地活着”这一事实。
TBC

评论(10)

热度(40)